一只七七

不会画画的文手,不是好的剪刀手

【毕深衍生】【谢晗×方木】黑玫瑰【三】

微sm





慎入






















警察局里,邰伟在来回踱步,豆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,已经一夜了,方木还没有回来,电话也打不通,该找的地方都找了,并没有他的身影,不管怎么说,他一定会跟邰伟保持联系,现在这种情况,有两种可能,要么他被那个变态杀人魔囚禁了,要么他已经被杀害了。想到第二种,邰伟轻微的抖了一下,继而惊出了一身冷汗。可若是第一种,由前面几次案件看得出,此人是个sm爱好者,喜欢把猎物先虐后杀,对有特殊身份的人更为残暴,若他囚禁了方木……邰伟甩了甩脑袋,再不敢想下去。他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。








看了看睡过去的方木,谢晗满意的抿了抿嘴,他想到今天还有一件事没做呢。于是整了整西装,站起身凑到方木身边,摩挲着他因为被折磨已显煞白的小脸,“别怕,我很快就回来,你要乖哦。我想我会看到更可爱的你”,说完故作绅士的吻了吻方木的手背,要不是方木被绑住双手,这一幕还真是十分温馨。谢晗笑了笑,转身离开了,轻轻的,反锁住了门。


关门的声音结束后,房间陷入了一片死寂,仔细观察一下,房间很暗,完全封闭的状态,只有谢晗点着的昏黄的灯光,一个刑架摆在房间正中央远离门边的一侧,刑架旁边不远处,陈列着形形色色的工具,令人胆寒。听到关门声后,沉寂了约摸几分钟,方木眯起一只眼,确认谢晗确实离开了房间后,才缓缓睁开眼,身体和手臂的疼痛仍然让他很累,但是现在是最好的机会。方木慢慢的活动了一下没有被完全固定住的部位,伸了伸手指。谢晗并没有把他绑的太死,非常奇怪的是,他不希望他有一丁点儿的不适,至于被他折磨,这不算不适,这完全是享受啊~










方木来不及多想,用力的扭动着手腕,试图把绑着手那处的绳子松一松,额头已经急出了汗,生怕下一秒谢晗就会回来,昏暗的灯光加大了他的恐惧,房间里只有他粗重的喘息声,慢慢的,手边的绳子似乎松动了,身上的绳子却越勒越紧,方木强忍着身上的伤,深吸一口气,用力的把手抽出,可能一心想着赶紧离开,控制不住的焦躁,“咔”的一声,用力过猛,方木的左手,脱臼了。



顺着的,绳子也倏地一松,方木的左手臂整个滑落了下来,昨天的血口已经愈合,却仍是痛。方木顾不上这些伤,忍着手腕的痛,迅速的把全身的绳子都解开,右手握住左手腕,喘息了几秒,正准备想办法要怎么开门。转身,一个可怖的面庞出现在眼前,方木只觉得浑身一僵,未及做出反应,一鞭砸下,方木痛的一个趔趄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原是刚才方木过度紧张,只想着怎么挣脱,加上谢晗走路没声,早已回来走到了方木身后,握紧了手边的鞭子,饶有兴趣的等着他挣脱。于是挣脱的方木就又被抽倒在地了。谢晗面无表情,鞭子轻抬重落,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抽打着,每一下都用了十分的力气。方木躺在地上,身体像火烧的一样,痛的翻来覆去,汗流如注,狰狞着脸,控制自己不叫出声,他越是克制,谢晗越是用力,身上已经遍体鳞伤,小脸也沾满了灰,像极了一只落魄的小野猫。“啪!”极重的一下,方木生理性的发出了声音,但是又极力克制,这一声被改变成了一声娇喘,一种很哑的、很轻的、很诱人的娇喘。这一喘,谢晗愣住了,继而露出了控制不住的笑容,嘴角上扬的像个弯月,眯起眼睛,享受的紧呢。方木看谢晗停下来了,稍微放松了下身子,躺在地上,大口的喘着气。谢晗蹲了下来,掸了掸方木领口的灰,并不看他,“我不是告诉过你要乖吗” 声音依然低的像个幽灵。方木镇定下来,他忽然觉得,对这个人越是慌乱他就越开心,他抬起眼睛对上了他的眼眸,根本深邃望不到底。“我没有什么好怕的,既然你坚持不会杀我,不过即使你要杀我,也没什么” 经历了这么多生死,方木早就习惯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,每天都可能在缉凶破案的过程中殉职,现在也只有镇定下来,思考如何摆脱这个恶魔。“咔!”“啊~!”猝不及防,方木大声的喊了出来,是谢晗握住了他的左手,猛的一掰,好让脱臼的手腕恢复,方木一时间不知所措。“你累了吧”,谢晗端来一把椅子,再次把方木绑在了椅子上,用了多条绳子,还有手铐,打结的时候,刻意的紧了紧。他自己也端来一把椅子,在对面坐了下来。谢晗把手伸进口袋,“让我来看看,更可爱的你吧。”
浑身已经汗湿了,混着黏黏的血液,衬衫紧紧的贴在身上,小酥胸剧烈的运动着,喘不过气来。谢晗掏出一个纽扣,像是一个小孩子衣服上的纽扣,细细把玩,并不看方木。“还记得一周前你救了的那个小女孩吗?” 方木顿时有些不安。



一周前某住宅区一起入室抢劫案,赶到的时候女主人已经殒命。方木看见了角落的童装纽扣和家里的陈设,判断一定还有一个小孩被绑架走了,立刻带上邰伟和警队根据线索去抓嫌疑人。正是谢晗造成的这件事。当时他在暗处观察着这些警察的一举一动,方木敏锐的观察力和反应力令他惊讶。从没有人能这么快破解他的局并立即做出行动。似乎有点猝不及防,有点愤怒,还有一点……兴奋?



“你知道吗,以前我也遇到过一些聪明的警察,可是都没有你有趣,你不仅是个天才,还有一些少年的稚气,甚至还有一些,让人很流连的味道。”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”,方木打断了他。“说说那个小女孩吧,我本想玩玩你们的,想看看你们这些警察焦躁不安又找不到线索的窝囊样子,可是你真让我感到惊喜。” 方木听到了小女孩,脸已经黑了大半,冷冷的看着他。谢晗站了起来,举着酒杯,“我的初衷是把她藏起来,让你们焦头烂额……” “那你为什么又害了她!”方木忍无可忍,红着眼冲着谢晗吼道。“因为你啊!”谢晗重重的砸下杯子,两手扶着他的椅子,慢慢靠近方木,“你的敏锐让我惊讶,似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,立刻就找到她那岂不是太无趣了,为了让你们更有趣……” “你简直禽兽!”方木几乎带了哭腔吼出来。“禽兽怎么了,你这么正义这么天才又怎么了,还不是被我耍的团团转?”谢晗轻蔑的喝了一口酒,抿了抿嘴,“你要是急得团团转呢,兴许我开心够了,就把她放了。”
一种愧疚、愤怒、无措的感情突然涌起,方木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,倏地眼泪就开始往下掉,谢晗似乎并不惊讶,好像一切都在情理之中。“你是天才没错,但是你的天才把别人害了呢,你现在还活的完好无损的,不过没关系,我们天才当然需要跟别人不一样了。” 方木已经泣不成声,“你为什么不冲我来!为什么要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七岁小姑娘?!”声音已经开始发抖。





       谢晗向方木看过去,只见这个小美人眼眶已经红肿,满面泪痕,身体轻微的抖动,简直是出水芙蓉一般,长长的睫毛沾湿了,还挂着几滴泪珠,小嘴一张一合。谢晗突然感觉自己周身都开始发热。一步冲上前,贴住了美人的小嘴,伸出舌头,挑逗似的勾起舌尖,整个人十分的用力,几乎要陷进对方的身体一样,谢晗紧紧闭上了眼,一只手扶着方木的肩膀,一只手揉着软软的胸口,嘴上还在用力的索取。方木被突如其来的热情惊的瞪大了双眼,开始用力的挣脱,无奈手脚都被捆住,头也动不了,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方木猛的一咬牙,咬住了谢晗的舌头,痛的那人立刻撤回,一掌挥过去,方木的头就偏向了一侧,左脸火辣辣的疼。



“哼,不识趣,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。”谢晗扭了扭脖子,不屑的走回去,坐了下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今天没有车🙃


我开车总熄火


再等等吧


我再发动发动





突然有了毕深的脑洞



我要剪视频去了诶嘿



车慢慢再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评论(6)

热度(1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