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七七

不会画画的文手,不是好的剪刀手

【毕深衍生】【谢晗×方木】黑玫瑰【二】

大变态跟小警察

微sm

慎入





谢晗抹了抹唇边的血液,很满足的看着一脸纯良的幼幼的小警察,回味似的舔舔嘴唇,那血液,含带了一股香甜的牛奶味,迷人而不腻。趁着方木昏睡过去,谢晗把绑住他的绳子解开,方木缓缓的滑下了刑架。谢晗蹲了下来,轻抚那张近乎完美,白嫩的会出水的脸蛋,陷入了无尽的兴奋之中。他把方木翻了个身,扯下了灰色的外套,露出浅蓝色贴身的衬衫,再次绑上刑架。方木均匀的呼吸着,小酥胸起起伏伏,谢晗看的失神,半天才把自己从恍惚中抽离。这样的身段可真是太有趣了,谢晗满意的浅笑了一下。
谢晗收了笑容,面色一肃,缓缓抬起拿着皮鞭的右手,对准酥酥的胸口,猛的抽下。“啊~”方木在疼痛中突然惊醒,不禁失声,回过神后感到一丝凉意,才发现上身外套被剥去,徒留一件半透明的蓝色衬衫,蓦地心里一凉,时隔多年,他再次感到了绝望,一种无法排解、难以抽离的绝望。方木分神之际,谢晗在一旁看出了他的紧张、愤怒、绝望,反而更觉可爱无比。谢晗慢慢靠近他,伸出左手捏住了他软软的下巴,强硬的抬起方木的头。仿佛对上了一只倔强的小猫,愤怒又傲娇的眼神看着自己,恍惚有一丝泪光却又不见。另一头,方木仔细的看着面前这个变态杀人魔,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清了他,出乎意料的,像一个谦谦君子,优雅温柔,似乎不能跟那个双手沾满鲜血、把自己鞭挞出血又饥渴索求的变态联系在一起。谢晗看出方木锐利的目光柔和了下来,猛的抽出手,猝不及防,方木的头倏地垂了下来。未及方木抬头,“啪啪啪~!”三鞭接连当胸劈下,方木倒抽了一口凉气,一股剧烈的疼痛在胸口炸裂开来,他忍不住剧烈的晃动,渴望摆脱绳索,胸痉挛似的挺起,无奈双手双脚被绳子锁住,却又被现实拉了回来。“啪啪啪!”又是三鞭劈下,方木痛的开始抽搐,“这家伙手劲怎么这么大”,小声嘀咕了一句,浑身已经被汗湿透,额头也是大大小小的汗珠滚落下来。“啪啪啪!”又是三下,直接撕裂了他白嫩的皮肤。方木疼的垂下了头,才发现浅蓝色的半透明衬衫因为被鞭挞出的血口也沾上了鲜红色,一时间血肉模糊。
“你有本事就杀了我!”方木吼道,谢晗眯了眯眼睛,抱住双臂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幽幽的声音令人发指 “我怎么会让你死呢,我宠你都来不及” ,说完谢晗自己也愣了一下。方木只觉得头晕目眩,他实在捉摸不透眼前的这个人,让人不寒而栗,却又想要……拥抱他?方木甩了甩脑袋,虚弱的说道“你不会杀我,那我的同事早晚会救我出去!” 听到这句话,原本放下鞭子的谢晗突然又握紧,“嗖啪”一下抽在了他的腹部,方木痛到面部尽数扭曲在一起,说不出话来,直勾勾的瞪着他。“记住,没有人能救你出去,因为你是我的。”谢晗握住方木的下巴,毫无感情的说道,甚至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。
“休息一下吧,等你休息好了,还要告诉你一件让你更开心的事呢~”谢晗张开双臂,满足了笑了笑。方木心中略过强烈的不安,虚弱的喘息着,谢晗似乎很享受,点了一支香,拿来了红酒和唱片,放起了一首优雅的音乐,“听这首乐曲,慢慢的欣赏它,他的名字叫做《雕刻》,是我专门为你谱写的曲子,我会慢慢的,慢慢的把他雕刻到你的每一个细胞里去。”谢晗半实半虚的声音传过来,深入骨髓一般的冷,晃了晃手里的酒杯,做出碰杯状,再缓缓饮下。方木累的脱力,加上香的催眠作用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谢晗看了看这个满意的作品,舔了舔嘴唇,事情似乎变得更有趣了。这个小可爱,从脸蛋儿到身材到猫一样的性格,都激起了他无穷的占有欲望。跟以往不同的是,他对方木的折磨,更多是喜爱和渴求,他想看他哭,看他求饶,看他臣服自己,却一点也不希望他死,以前的猎物,都是玩够了就杀掉。这个小家伙,真的很有意思。谢晗自顾的笑了一下。



争取快点搞哭我们木木🤗


评论(14)

热度(73)